这个人或许能救TikTok,你应该知道他

有个人或许能够救TikTok。谁呢?红杉资本的全球管理合伙人道格.利昂。

这个人现在已经是全美主要财经媒体的头条,因为他刚刚被《华盛顿邮报》曝光:

“他告诉人们‘他可以利用他在特朗普的影响力来帮助TikTok’”,以及,“他正计划与特朗普负责竞选募资活动的两位高级助手接触,‘以了解挽救TikTok需要做些什么。’”

这里的逻辑关系是:

字节跳动是红杉最赚钱的交易之一,红杉在其中持有股份超过10%,按字节跳动今年5月的估值1000亿美金计,则红杉持有股份价值超过了100亿美金。而TikTok是这个天价估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利昂这个人。

实际上道格.利昂是硅谷独角兽公司利益链条里非常罕见的一种人物类型:
整个硅谷几乎都不待见特朗普,更不要说敢于“公开支持”,但利昂,是特朗普在硅谷最杰出的支持者之一。


过去两年,他和他老婆共向特朗普竞选活动和其附属组织捐了40万美金,他还是特朗普“疫情之后重新开放经济”议题的工作组成员。此外,利昂和财政部部长史蒂文.姆努钦,以及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都有私人关系。实际上,红杉还和库什纳的弟弟乔什,共同投资了一家医疗保健公司。

尤其考虑到:
红杉内部还有一个鲜明的对比:
即红杉长期以来的灵魂人物、在美国风险投资圈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迈克尔.莫里茨。


莫里茨执掌了红杉整整26年,投资了无数光辉交易,于2012年因查出患有不治之症而辞去了红杉的日常职务。但莫里茨是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重要支持者,于今年5月还给“林肯项目”捐了5万美金,竭尽所能希望在11月击败特朗普。
这一切大背景,都使利昂的这番言论显得非常引人注目。
并引发了一场对字节跳动外部股东的大调查。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第一,软银。
根据付费阅读媒体The Information的信息:愿景基金所持股份少于5%。
但我在《被羞辱了的孙正义和愿景基金》里提到过:最早截至去年底,软银把ARM部分股票转给愿景基金的计划,还在接受CFIUS的审查。甚至最早截至去年底,软银还没有拿到它在Uber公司里的两个董事会席位,也是因为CFIUS的审查。
由此可见,软银没有能量帮助解决TikTok问题。

第二,SIG China。
这是字节跳动最早和最大的外部投资者,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约15%。SIG的联合创始人亚瑟.丹奇克被报道称多年来一直为各种共和党人捐款,但他在交易中的角色不清晰。

第三,General Atlantic。
持有股份少于5%,但在与美国政治打交道方面,对字节跳动的帮助越来越大。《华尔街日报》报道:General Atlantic的CEO威廉.福特也曾帮TikTok游说美国政府。福特也是共和党方面的捐款者。

不过最最突出的,还是红杉。
在美国国务卿表示美国可能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App之后,红杉与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迅速展开。
红杉预计持有字节跳动的股份超过10%,是继SIG之后的第二大投资者。根据美媒的报道:为了找出最优解决方案,红杉扮演了积极的角色。
包括领头讨论了一种替代方案:

由字节跳动的美国投资者买下TikTok的控股股权,然后,字节跳动团队继续拥有少数股权。同时投资者们希望TikTok未来会上市,这样他们可以最终退出。 
但是,方案没有成型,因为解决不了对TikTok用户数据和安全性担忧所需要的技术资源问题,美国政府不会通过。

现在,问题突然变成了

TikTok的最终命运会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一位亿万富翁和技术投资者的努力吗?又或者,红杉资本的老大与特朗普之间的私人关系,能够终结这2020年最复杂的商业和地缘政治故事吗?

没有人知道。

也没有任何事情/事实表明道格.利昂取得了进展。

只是我觉得有点儿搞笑:去年,当道格.利昂以个人名义为特朗普竞选活动捐款一事被曝光后,红杉资本被Argue:可能会对其在创业者心中的形象构成负面影响,但仅仅只是过了几个月,谁知道这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红杉资本的竞争优势呢?

你说硅谷哪个VC,能够用和财政部部长以及特朗普女婿说上话的方式来帮助自己的投资组合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