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琳桦
道德声明|个人简介|       直达作者

杨琳桦(Lynn Yang)是硅发布的创始人。她曾是南方报业集团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的高级记者,已有超过七年的科技商业报道经历,包括五年本土科技报道,以及两年的硅谷高科技商业报道。 2005年7月,杨琳桦开始专注报道中国科技公司和投资趋势,她是2006年“汉芯”造假案的主要新闻报道揭露者,也是2008年《财经》杂志奖学金获得者。 2008年10月,她飞赴硅谷,将美国科技前沿的新闻带给中国,曾专访包括《连线》(Wired)创始执行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等在内的硅谷科技思想重要奠基者和创业人物,并采访了包括谷歌、微软、Facebook、Nvidia等重要科技公司。 杨琳桦也曾是《第一财经周刊》“Vally Talk”的专栏作者,并曾为《纽约时报中文网站》撰写专栏“IT客”。2014年6月底,杨琳桦重返硅谷全职运作硅发布。

这是我的道德标准和所有覆盖报道事宜的声明。它可能多于你们想知道的,但在这样一个对媒体普遍怀疑的岁月,我有责任将其呈现。首先,我夹在中西方文化以及中西方传媒环境的差异中。我能理解处于转型期中国的苦难,理解媒体在这一特殊时期的重要作用,以及在多个层面的博弈。有时候媒体表现出了弱势,同时在另一些层面的问题上,公司同样表现出它们不该有的弱势。我倡导一个畅所欲言的环境,多重强势最终形成制衡的可能,以及用高标准要求自身的发展可能。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零和之争。在金融领域,我没有持有任何公司的股票。在我硅谷回到中国后,曾经为一个科技公司“土豆网”撰写创业史,我对创业这件事感兴趣,渴望听精彩的故事,我为这份邀请深感荣幸。但由于对方的安全感问题,我无法直接与出版社签约,他们支付报酬,我也因此要求在合同中签署“对赌协议”,即涉及除非最后交予的稿件在修改意见上能得到事实、逻辑和艺术性上的说服,而非命令,否则我有权拒绝修改;同时对方有权在我原稿基础上进行任意修改和出版,但不可以署我的名字;同时如果第二条发生,我有权利在两年后独立出版自己的作品。十分遗憾,关于土豆网的书籍最后必须等到2014年才能出版,但我仍为土豆网与我签署该合同的勇气和对书籍内容独立性的尊重感到惊叹。

“谷歌眼镜”后硅谷在发生什么?转向垂直细分

硅谷行业人士对“谷歌眼镜”怎么看?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又将怎么发展?前两天,我在 Santa Clara 见到全球首款通用适配现实增强滑雪产品“滑雪睛灵”创始人 Peng Shao。Peng Shao 学物理出身,巧了,他这个项目今天刚刚敲定获杨宁个人天使投资 40 万美金。我们一起来听听 Peng Shao 想法,enjoy the insights from Silicon Valley!

 

7

 

 

谷歌眼镜没找到细分市场

 

说谷歌眼镜前,我先讲下什么是“现实增强”。AR 用一句最简单话理解,就是你可能看过 007 这种谍战片,戴上一个隐形眼镜,然后它帮你去搜索,迎面过来这个人是谁?年龄多少?家里几口人?兴趣爱好等。也就是说,AR 是指当你看真实世界时,它给到你一个“额外信息”,AR 有个最大特点,即人在干自己想干的事时,不用去掏手机或手表,就已经能获得你想要的信息。

那我们相信,它是未来五到十年 Next Generation 的一个技术,将取代手机、腕表这种东西,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大平台,刚才说的搜索是个应用,再比如大数据,它告诉你现在该去喝杯咖啡了,然后哪里会有咖啡店,这是它和大数据的结合,它会根据你个人信息去做一些反应。

而谷歌眼镜,它算是 AR 行业一个先驱或老大哥角色,我知道现在舆论对它有不少负面评价,但行业里人其实不这么看,只是可能说谷歌眼镜在推出时,它也没太想清楚这东西的具体应用场景,或者说市场痛点,只是先把这么个平台拉到整个市场上,然后让那些开发者看看可以怎么用。

甚至我们认为,谷歌眼镜是做了一件对全人类或者说在做 AR 这些公司的人非常有意义的事,它把 AR 概念让很多人知道,因为之前所有人都没把它变成一个产品,然后变成推广。也就是说,谷歌眼镜出现一是要 Training 大众;另一个,就是它也想找到一个市场切入点,只是现在可能还没找到。

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一个新闻说谷歌眼镜终于找到它定位,就是化妆师,让化妆师戴着它给别人化妆,因为它能帮化妆师解放双手嘛,戴个眼镜就能看到这个妆先后秩序怎么做,或者最适合这个脸的妆型是什么等等。

所以谷歌眼镜还在不停寻找应用场景这样一个阶段,但因为探索时间有点长,很多人就对它失去热度,但你做得快也好,慢也好,我们认为这东西是大势所趋,你没办法阻挡。

另一个很重要的事是,谷歌眼镜这整个设备,目前阶段它就不是面向普通大众的,因为它现在运用技术成本非常高,所有东西都有,包括像前置摄像头,触控等,再比如它都没麦克风,它是贴着你颌骨,靠你颌骨的震动来判断你是什么声音,然后去做语音识别。所以就是说,它里面用到的技术都非常高大上,然后一副眼镜卖 1500 美金,这个东西,它本身就不是一个对个人消费者开放、而是向开发者开放的阶段。

 

8

 

 

AR 和 VR 必将融合

 

那再往前看,这几年说到 AR,其实它和 VR 紧密相连。VR 和 AR 最大区别是,AR 是我在看见所有真实场景时,我给你一些额外信息;而 VR 是说,我把你现实世界全屏蔽,你在这个头盔里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我给你创造出一个虚拟场景,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那我们相信,AR 和 VR 这两个技术最终它会融合。举个最简单例子,走在街上,有个帅哥给你发传单,但这个人其实是假的,你戴了这个眼镜,你就看到,别人没戴,他就看不到,然后你看时,你不知道他是假的,你以为它就是个真人,这个其实就是 VR 和 AR 两个技术非常好的结合例子。

我举这个例子意思是说,因为现在还比较初级,它们还处在独立发展阶段,但未来两者必然会结合。那这种结合有什么好处?最简单例子,一个公司或个人你要做广告你有人力成本是吧?你得在一个城市,雇佣几百个人去做宣传,但有了这个假人,现在全省掉了。

再比如我在电脑上做工程绘图,现在 AR 技术它只能给你一个简单的长度指示,要画多长,它给你这么一个指示,那如果把 AR 和 VR 结合,它可能直接在我画时,另一半场景它就整个都变掉了。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技术它对整个人类影响非常大,对商家的商业价值也非常大。

 

转向垂直细分

 

其实我们认为这个行业是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基本可以认为是两个平行线:一是出现谷歌眼镜这个比较大的产品,教育用户同时,提供一个平台,给很多软件开发者机会;而另一条平行线是,市场出现很多硬件开发者,他们在谷歌眼镜后开始去尝试各细分领域的 AR 应用。

就是说,现在所有人都想把 AR 作为一个平台,但鉴于目前的两大问题,一是市场痛点,一是软件限制,结果就是你想做得越大,你跌得就越大,谷歌眼镜没成功的两个最简单原因,我不想说它失败:一是没有市场痛点,当然它当时出现,也不可能去想这个问题;再一个就是,它虽然是一个很高大上产品,但硬件还是做得不够好。

比如有些人戴上去就看不清,或视角不对等等,这跟技术有关,跟设计也有关,但不管怎么样,谷歌眼镜是这个行业的前辈,而在它之后,对于未来市场,很多人开始意识到这点,即 AR 目前可能做不到让任何人去戴都能很舒适,做不到会有很多软件开发者给你开发应用,那就一步一步做,你先找到一个小的 Nicht Market 市场,然后当这个技术慢慢成熟,可能会有一些区域整合,比如说它可以结合在一起了,用同一种设备解决。

我觉得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它就会是这么个阶段,这其实也是目前我们整个运营公司的一个思路。

 

 

未来必有一场战争

 

那什么叫区域整合?比如我们,首先是切入滑雪市场,先抓这个市场的痛点,然后做到一定程度,可能再去切入自行车市场,或跳伞市场,再然后可能是潜水市场等,然后这些产品背后的软件,总体趋势它会是打通。

我们做法其实是这样,几年前我到湾区后开始滑雪,因为我本身一年可能去二十几次,然后也接触很多滑雪朋友,我就发现说滑雪这个领域,它其实是个比较传统、有相当多市场痛点,而且用户购买力非常强、以及人数非常大这么一个市场。

比如美国,它是一个相对成熟稳定的空白市场,每年滑雪人数 2000 万,年销售额 20 个亿美金在设备上;然后欧洲和日本也非常大;而因为政策支持,中国现在处在一个上升曲线,中国 2015 年滑雪人数是 600 万,滑雪人次是 2000 万,所以首先,滑雪这个细分市场它很大。

但这个市场有什么痛点?滑雪算是极限运动,极限运动首先对人有一些刺激;其次,参与的人有一些竞争意识。那第一个最简单例子,我跟我一个滑得很好的朋友,想比比谁滑得更好,那这东西怎么比?

现在市场上一个解决方案是 App,比如我们都把 App 打开,按下“开始”,手机有 GPS 嘛,然后它可以 Check 你速度,我们就把这东西放口袋里,等滑完,它给到我们一个最高速度,我们就可以通过“最高速度”这个值来进行一些比较。

但它一个缺点是说,比如我这个朋友他总是比我快,那你说到底是他有段路突然冲得特别快呢,还是说他就一直比我滑得快?因为滑雪中,我其实是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东西你没法通过手机、腕表在运动时解决;还有一个就是说我们滑了两小时后,手机没电,所以手机 App 它就不是一个专门去匹配滑雪整个特性的东西,不是一个真正滑雪人想要的解决方案。

再比如经过我们市场调查,其实 50% 以上人群有这么个需求,滑雪的人都想知道自己速度,但 App 可能就是给我一个曲线,那我怎么去想象当时我在这个曲线时是怎么一个情况?另外,滑雪里还有个比较重要的是海拔落差,你从山顶到山脚滑了多少,以及你燃烧的卡路里,包括像“寻人”功能等。

因为滑雪场地太大,很多人就发现找不到朋友在哪,这时你可以先通过我们手机 App 互加“朋友”,然后到滑雪场地,按一下我们硬件上的“朋友列表”,它就会像驾车时 GPS 做的事,告诉你要找这个朋友该怎么走。

对,就是鉴于这些市场痛点,同时因为增强现实可以及时在你眼前显示你要的各种数据,而每个滑雪的人都要戴个护目镜,所以我们产品是一个硬件,它最大的特色就是:做得足够小,可以放在任何滑雪护目镜里。

我们有个专利技术叫“万用支架”,它就是用“强磁铁”方式,把自己吸在那,然后可以根据不同人的眼睛间距、各种护目镜深浅不一样,太小不一样等进行调整,目前定价是 170 美金左右。

所以区域整合的意思就是说,开始时我们就用“万用支架”,这意味,我们最终还是像谷歌眼镜一样,要把它做成一个平台,比如产品扩张到运动领域的其它类目,比如潜水,然后未来五年左右,主要聚焦运动,而当软硬件技术更成熟时,我们再慢慢拓展到一些日常应用。

而这些属于我们的硬件产品,它背后最终的软件都会打通。也就是说,到用户端,它变成只有一个 App,不管你买了我们多少产品,你就是只有一个 App。甚至我觉得,它都不该是由用户去调,而是能自动感应,比如当你滑雪完进入潜水,它就自动会调出潜水数据。

那以后情况会不会是一场大战?因为大家都从垂直类目切入,然后扩张,那我觉得情况就是这样,而且我们认为,它会是一个持续时间很长的战争。我觉得这个领域,三四年之内,品牌效应都不会太明显,而对我们这些开始细分垂直切入的人来说,最难的事是两个,一是你其实也是在做平台,只是细分领域的平台,那你怎么去让软件开发人员过来为你开发软件;第二个就是说,你怎么在这场战争中活下去,并实现扩张。

 

PS:谷歌今天宣布不再向个人销售谷歌眼镜,同时闭门悉心研究第二代谷歌眼镜研发,谷歌决定远离镁光灯,因为第一代眼镜就是由于曝光多产生不少负面影响,最终使其成为一款有争议的产品。

 

 

 

硅发布每日的官方微信内容和网站并不相同,你可以通过微信搜索公共账号“Guifabucom”,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我们期待与你的互动!

评论 (6)
  • missfanfan (微信用户) 评论时间: 09:23 2015-01-13

    记得以前有一篇介绍国外票务网站的文章?

  • 你懂不懂需要分类啊?就写文章 评论时间: 22:55 2015-02-01

    不懂用户需要的分类就不要写,认真研究下需要,需求

  • Emmy 评论时间: 21:51 2016-05-27

    You are so ininerstteg! I do not believe I’ve read through something like this before. So good to discover another person with some genuine thoughts on this subject. Seriously.. thank you for starting this up. This web site is one thing that is required on the internet, someone with a little originality!

  • http://www.bostonianinnandrvpark.com/ 评论时间: 22:30 2016-07-08

    Io sono a meno due dalle vacanze, e le bottigliate me le darei in testa a me stessa.. Ce la posso fare!La gnoma che diventa duenne a meta' novembre vale? Dai dai vale??!?!Buone ferieeeee!

  • http://www.passstylemusic.com/ 评论时间: 18:19 2016-07-15

    That is not true. I spoke to his office myself. Demint has not endorsed anyone and is not going to. They said people are confused because he has had positive comments on all of them at one time or another, but he has not endorsed any of them.

  • http://insurancefactors.dynddns.us/what_coverage_do_i_need_for_car_insurance.xml 评论时间: 22:14 2016-07-20

    I remember when Wimbledon signed him, the club was in the best season it (perhaps) ever had in the league when he was signed.Quote from one of my Dons mates: “We don’t need another 10-goal-a-season striker.”Turns out that was wildly optimi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