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完全错了吗?

今早,一名34岁男子的尸体和特斯拉Model S在水中被警察拉起,证实死者于周日驾驶特斯拉峡谷路转向时冲破围栏,冲入池塘死亡。目前不清楚事发时特斯拉辅助驾驶系统是否开启。以下文章来自VC调查神器Pitchbook分析师Anthony Mirhaydari,其提出一个议题:监管机构会逼迫特斯拉在其车辆中禁用辅助驾驶系统吗? 

特斯拉的灾难还在继续,我不是说Model3的生产困境,也不是说它面临的收入要求,而是在讨论一个因果关系:特斯拉早期做出的尽快推出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的决策可能是致命的。这套系统依赖于驾驶员的责任心,并建立在一系列摄像头,而非更可靠但也更昂贵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上。

5月11日,又一起特斯拉Model S撞毁事件发生。这辆车在闯了红灯后,以每小时60英里速度撞向一辆救火车,撞车前,司机没有踩刹车。这和1月加州南部发生的撞车事件遥相呼应:当时,一辆Model S以每小时50多英里猛烈撞向一辆救火车。最近特斯拉高管离职不断,高级工程师处“休假”状态,伊隆.马斯克14日告诉员工:公司只是在重组中。

目前,已有四个联邦调查涉及特斯拉的车辆。美国国家公路运输安全局和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都在调查特斯拉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性能。而这套系统恰好是吸引人们购买特斯拉的关键特征,但已造成至少两个人丧生,正如特斯拉监管方面关键人物已经离开并加入竞争对手Waymo。

这一切都回到了马斯克和他的“现实扭曲力场”:为了做不可能的事——在这个案例里,是创办一家新汽车公司,把电动车带入主流,同时挑战汽车制造商和石油巨头——他需要大量资金和宣传。拥抱新的和令人兴奋的东西,从可笑的 Mode 到特殊设计的像隼翼一样的门。

而辅助驾驶Autopilot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特斯拉律师们的说法:这是用来“帮助”司机的,但经常被通勤者作为3级自治技术使用,他们把水瓶和橙子黏在方向盘上,诱骗电脑以为他们正聚焦驾驶。但就像《华尔街日报》援引几十年的研究所揭示的:依靠人类监控操作,并随时准备重新控制自动驾驶系统是最危险的。

因为人们很懒惰,而高速驾驶一路上很无聊。也因此,大部分的特斯拉竞争对手都跳过了3级自治技术,包括像福特、GM和沃尔沃,甚至直接从2级到4级。谷歌的Waymo一开始就专注于4和5级。通用汽车已经请求联邦政府调整机动车辆标准,这样它可以在没有方向盘或踏板的情况下,对其自动驾驶车辆进行测试。

我认为一个风险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正在升级,那就是:监管机构会逼迫特斯拉禁用辅助驾驶系统。如果这真的发生了,对特斯拉将是毁灭性打击,目前特斯拉资金支出很高,同时为避免另外融资,正急需利润和现金流,对市场需求及马斯克自动驾驶概念泡沫的打击,将危及所有一切。

但这是马斯克早期决策的一个后果,这个决策即是在辅助驾驶系统更具能力前就把它推向市场。按照瑞银集团估计:依靠摄像头和单一的前瞻性雷达,系统总成本是约5000美金。相比较,能识别更高分辨率物体的激光雷达,一个单一的装置,像Waymo小型货车顶部看到的,成本是7万美金。

马斯克的论点是:通过积累数百万英里的数据,特斯拉的摄像头和辅助驾驶系统背后的人工智能将能够更准确识别物体,模仿“被动视觉”系统的使用,并积累血肉司机的使用智慧,最终为自治4/5级自治铺平道路。特斯拉官网说:从其工厂出来的许多车“具备全自动驾驶能力所需要的硬件。”

据报道:为防止走神的司机使用Autopilot,曾有提议增加眼球追踪和方向盘传感器,但马斯克禁止了这一想法,因为他认为可能惹怒司机。总而言之,马斯克相信这个系统虽然问题很多,但如果被更广泛使用,将挽救生命。特斯拉在年初一起司机死亡事故后的博客中称:有其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武装的司机,发生致命事故的可能性,比不用该系统的司机要低3.7倍。

虽然有点不方便,但这难道不好吗?——保证司机绝对地专注驾驶,而不是让他们陷入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2016 年,消费者报告督促特斯拉禁用辅助驾驶系统,警告它太快实施自治,会危害司机生活;德国监管者认为特斯拉把辅助驾驶系统描述成“Beta”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不是互联网的什么东西,而涉及安全,特斯拉自己的用户手册里则提示:在明亮灯光、褪色的车道标记和道路接缝处,Autopilot系统容易辨识不清。

由于利润动机和急于成为第一,我认为马斯克为司机提供了他们无法抗拒的诱惑。但也具有潜在的致命后果。

中国政府将允许外资汽车厂商中国独资建厂而不需本土合作伙伴,特斯拉将成最大赢家

据《纽约时报》消息:中国政府表示今年将允许电动汽车外资厂商在不需要有中国合资伙伴的情况下,就可以在中国建厂。

这是政策上的一个巨大飞跃。因为在过去,包括像通用、丰田和大众等汽车制造商都必须先与中国本土伙伴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建厂,且外资股份在合资公司中会受到限制。

据我们知道的消息:特斯拉在促进中国政府政策变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此前,特斯拉和中国一直就建厂事宜协商,但因为担心失去对技术的控制,伊隆.马斯克一直不愿以“合资公司”方式在中国建厂。

之后硅谷有传:中国政府可能考虑改变政策。而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大的汽车厂商,尤其是大众,在北京明确表示将用补贴和惩罚措施刺激市场更多地转向电动车后,也已准备在中国建立一个大型电动汽车的子公司。这些,都对中国政策变动产生了影响。

中国市场是特斯拉的第二大收入市场,仅次于美国,2017 年,特斯拉在中国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如果能独资进入中国,也就意味除了能更好掌控自己的技术外,特斯拉还将独自享有所有利润。

但换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特斯拉需要自己承担所有投资风险,包括潜在的劳工问题、政治问题等,而不是像过去汽车制造商那样,可以与中国合作伙伴分摊。

据《纽约时报》引用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信息:

中国将在未来几年内,分类型取消对外资汽车企业的限制。具体讲:今年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限制;2020 年取消对卡车和其他商用车的外资股比限制;2022 年取消对所有在中国制造的乘用车的外资股比限制。

另外除将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限制外,中国政府表示今年也将取消对包括像制造喷气客机、直升机和无人机的航空航天外资公司的股比限制。

马斯克承诺特斯拉下半年盈利,这又会是一张空头支票吗?

今年愚人节,伊隆.马斯克发推称——“很遗憾,特斯拉已经彻底破产。”

这当然是个愚人节笑话,但可能只有马斯克自己才笑得出来。

自 2 月底,特斯拉股价已下跌 16%;3 月 23 日,司机车祸死亡事故又让特斯拉安全性遭受质疑(详见硅发布报道《Uber特斯拉自动驾驶相继发生死亡命案》);3 月 29 日因为零件问题,特斯拉召回约 12 万辆 Model S;4 月消息,特斯拉股东或在特斯拉前员工协助下起诉马斯克,同时特斯拉工厂的安全隐患被媒体曝光,加上子公司 SolarCity 债务重重,特斯拉面临多重危机。

但所有问题,都没有一个问题严重,那就是——特斯拉的产能问题。

特斯拉将在下半年实现盈利?

今年第一季度末,特斯拉仍没有实现每周生产 2500 辆 Model 3 的目标。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对特斯拉能否在 3 个月内达到每周 5000 辆的产能目标很怀疑。华尔街券商 Jefferies 在一份报告里预计:特斯拉的再融资风险将维持在高位,直到它能持续每周生产 1 万辆 Model 3。

去年 8 月,特斯拉已从债券市场借了 18 亿美金,而《经济学人》发文称:特斯拉今年还需要 25 亿-30 亿美金的额外资金。

对此,伊隆.马斯克在推特上直接回击称特斯拉将在今年下半年实现盈利——

特斯拉本季度内将把生产率提高 3-4 倍,并在下半年(第三或四季度)实现赢利,特斯拉今年不会从投资者处筹集任何资金,也不会再增加股权、债务和信用额度。

当日,特斯拉股价应声上涨 3%。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rhmfj3YNVIINEI9N7PORUZssnZd2Xjh9xRSkhTJqDIOkyFewIV42cI3KMrHH9lBetcFHU7usqiaG2OAtd6sqdIA/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特斯拉一年股价情况,今年 4 月 2 日股价掉到谷底

马斯克称,导致特斯拉产能不足的原因之一是过分依赖工厂自动化。他在接受 CBS 记者采访时说:特斯拉工厂已能将 90% 流程自动化,但因为最后装配过程太复杂,工厂的“自动化”系统反而拖慢了制造效率。“我曾预料生产会陷入瓶颈,但没想到会这么糟。”马斯克称。

现在,马斯克每天睡在特斯拉工厂的沙发上,以监督生产并实时查看和解决问题。

但考虑到马斯克已经开过不少空头支票,这一次承诺特斯拉下半年盈利,会是钢铁侠的又一张空头支票吗?

会是另一张空头支票吗?

值得注意的是:4 月消息,美国付费阅读媒体 The Information 披露:特斯拉的部分股东,将在 11 名特斯拉前员工的协助下,起诉伊隆.马斯克,理由是:马斯克曾故意向投资者作出虚假承诺,即特斯拉在 2017 年底前能每周制造 5000 辆 Model 3,尽管他的下属告诉他,在越来越多的证据面前,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发生。

但特斯拉的麻烦,还不止这些。

由于经常处于“大跃进”生产状态,CEO 把生产放第一位,高管不敢僭越,几乎没有人敢站出来维护工人安全。据美国媒体 Reveal 发现:特斯拉工厂内部出现大量安全问题,包括培训不规范、设备故障重重,工作环境存在健康安全隐患等。

而去年,特斯拉 Fremont 工厂的重大工伤(需要休假停工)数据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了 30%;2016 年,高出 80%。该工厂同时被指控:瞒报员工工伤数字。

Bloomberg 一则报道指出:特斯拉工厂存在严重种族歧视,面临诉讼,“特斯拉的企业文化恐将走去年 Uber 老路。”

上周,特斯拉发布消息:其在 Fremont 的工厂将暂停生产 Model 3,预计暂停 4-5 天。特斯拉称:将在这期间提高工厂的自动化水平并系统解决瓶颈问题,以提高生产率。

马斯克邮件泄密

不过,上周马斯克的一封公司内部邮件泄露,提振了市场信心。据该邮件:目前特斯拉 Model 3 的每周产能已经超过 2000 辆。

而到 6 月底,Model 3 的每周产能或能暴增到 6000 辆。马斯克还在这封邮件中谈到了公司盈利问题。

以下是我们对马斯克邮件的翻译简写,马斯克似乎正欲以人海战术暂时解决公司产能问题。

进展


“首先值得庆祝,我们已连续三周每周生产超过 2000 辆 Model 3,这三周产能分别是 2020 辆、2070 辆、 2250 辆。上周同时还生产了 2000 辆 Model S/X 车型。

这比去年同期每周产量多了两倍以上,是完成众多挑战中的一次惊人壮举!一家汽车公司,一年产能提升超过 100% 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此外,通过用户的积极反馈,表明我们的质量和做工精度也有显著提升。

Giga 工厂从今天开始,Fremont 工厂从明天开始,会停工 3-5 天,实施一次复杂的产线升级,这能让我们下个月每周生产 3000-4000 辆 Model 3。

5 月底,还会有另一次产线升级,到 6 月底,我们产能就能达到每周 6000 辆。请注意:特斯拉所有部门和供应商要在 6 月 30 日前 24 小时不间断生产出 850 套汽车零部件,以证明我们能有每周 6000 辆的 Model 3 产能。

任何无法做到这点的特斯拉部门或供应商,都需要有一个很好理由解释为什么做不到,并直接提交我解决方案。如果需要帮助,尽快让我知道,我们一起找到方法或者创造出一个方法,来实现目标。

之所以 6 月产能要暴增到每周 6000 辆,而不是 5000 辆,是因为这里牵扯到内、外部数以万计的零部件和工序,风险会因为复杂的全球供应链而被放大,我们要留出冗余。实际的产能,其实就等于整个特斯拉生产/供应链系统里,运气最差、运转得最不好的那部分。

通过在 6 月底前搭建 Model 3 产能暴增到 6000 辆/周的子系统,我们就能为几个月后实现一整个稳定的 6000 辆/周的 Model 3 系统打下基础。

向 6000 辆/周的产能目标冲刺,Fremont 工厂所有 Model 3 生产都要开始 24/7 的工作。这意味我们在总装、冲压、喷漆上都要增加一轮班次。请推荐任何你们认为符合特斯拉在‘才能’、‘驱动力’和‘信赖度’要求的人才。接下来几周,特斯拉会在 Giga 和 Fremont 工厂平均每周增加 400 人左右。

精度

Model 3 的大多设计工艺已比世界上任何一款车都好,而且很快会更好,但这还不够。我们会一直做到 Model 3 的精度比世界上任何其它一款车的精度都高十倍。我没有开玩笑。

我们的车在设计和制造上要达到这样的精度和准度:如果车主自己去测量 Model 3 的尺寸、车身面板间隙和面差,一旦他们测量的结果和配置规格不同,那么只可能是他们自己的尺子有问题。

有些零件供应商不愿意或不能达到这种水平的精度要求,我明白有些供应商会认为这是无理取闹,但是没关系,还有很多其它汽车制造商的标准比特斯拉低得多,只是这些供应商不能和特斯拉合作罢了。

盈利

外界对特斯拉的众多批评里有一点是公平的,即只有实现盈利的公司,才是一家真正的公司。说白了,收入需要超过成本。实现规模经济前,追求这个没意义,但我们已经到这一步。

未来,我们在费用支出上会管控得非常严格。我已要求特斯拉财务团队去核查我们全球范围内的每笔费用,无论金额多小,并会削减没有提供强有力价值的所有开销。

以下这些项目都先暂停:超过 100 万美元的资金或其它支出;或未来 12 个月累计支出达到 100 万美元的项目,直到获得我的明确批准。

如果你是产生这些费用的经理,在我们见面讨论前,请确保你有一份详细、符合第一原理的报价,包括每个零件和人工费用的报价。

对特斯拉内部有这么多关联交互的承包商我很失望。通常,你找到那个真正做事的人之前,就像要打开一个俄罗斯套娃,承包商、分销商、二级分销商等等。这意味:没做什么明显有用的事情前,中间就有一堆中间商在增加成本。这就会导致把小山丘变成延绵不断的山脉的动机,因为可以一直捞钱。

承包商表现也参差不齐,从优秀到不怎么样的承包商,所有承包商都要把接下来的这周,视为是展示自己卓越能力的最后机会。任何没达到特斯拉卓越标准的承包商,下周一就可以结束合同走人了。

Btw,这里有一些提高生产力的建议:

感谢有这么一支牛 X 的队伍,每天都能创造奇迹,这非常重要。我们正熬夜猛干。

Elon

特斯拉致死车祸事故调查出炉:自动驾驶呈开启状态

上个月发在硅谷 101 高速上的特斯拉致死车祸(详见硅发布报道《英伟达股票暴跌8%, Uber特斯拉自动驾驶相继发生死亡命案》)部分调查结果已经出炉

根据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TSB)和特斯拉公司的说法:3 月 23 日发生车祸时,黄某的特斯拉 Model X 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出事司机为黄某,38 岁,华裔,苹果工程师。3 月 23 日上午 9 点 27 分,黄某驾驶 Tesla Model X 在 101 高速行驶,突然车辆失控,撞到路中隔离带,导致车电池组起火。之后一辆马自达撞过来;接着,一辆奥迪撞过来,共涉及三辆车。特斯拉车辆前部损毁严重,黄某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当日身亡。

之后特斯拉在官方声明中称:

“发生事故时,自动驾驶接管着车辆(即车使用了自适应巡航控制),且跟车距离被设定为最小。碰撞前 6 秒,系统检测到司机的手没有放在方向盘上,系统向司机发送了多次视觉警告和一次语音警示,提醒驾驶者恢复手动操作。司机有 5 秒反应时间、150 米距离,能毫无障碍看到前方混凝土隔离带,但车辆纪录显示司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为何司机接到警告后仍没把手放到方向盘上?原因不明,但很大可能是司机“过分依赖自动系统”导致。

实际上,特斯拉历史上还发生过另一起致命车祸事件。

2016 年 5 月 7 日,佛罗里达州,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在高速岔路口与左转过来的卡车相撞,特斯拉司机当场丧生。次年 10 月,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调查报告显示:事故中,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没有问题(即也向司机发出过多次警告,但司机没有把手放到方向盘上),原因出在司机“过于依赖”自动驾驶功能,并对自动驾驶功能的局限性缺乏了解。

特斯拉还提到:事故发生时,高速公路的安全防护栏在之前的车祸中损坏,没有及时更换,这是导致此次事故中特斯拉车身严重受损的重要原因。而 NTSB 调查则指出:车内电池起火是驾驶员无法及时逃出车外的重要原因。

呼吁公众要对自动驾驶抱有信心同时,特斯拉也再次强调:自动驾驶只能在司机持续监控情况下使用,特斯拉司机必须保持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随时准备好接管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