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技界惊讶中国没有“企业级”市场

根据 TechCrunch 刚刚公布的数据:中国初创企业在今年截至目前的全球风险投资总额中独占鳌头,但至少在一个关键领域,中国表现不是这样。这个关键领域即——软件即服务(SaaS)。

今年 6 月,蚂蚁金服募集了全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轮,其 C 轮,达到了史无前例的 140 亿美金。而今年截至 10 月中,有近 12 家中国私人公司包括商汤科技、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和饿了么,其单轮融资,筹集了 10 亿美金或更多金额。而让美国科技界非常惊讶的是:2018 年中国最大的几个交易,几乎所有,都涉及“消费级”应用和服务。他们称:尽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且目前在国家级风险投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但是中国,”似乎并没有太多以企业级为中心的软件公司融资”

这种趋势,已经在数字上得到了证实。

上图展示了 2018 年全球有 SaaS 投资的前几大市场。可以看到:截至今年 10 月中,中国占全球总风险投资金额的 39.3%,而美国占到 38.4%,也就是说:美中两国风险投资市场规模差不多。但如果是从对 SaaS 的投资看的话,中美两国却有着非常不同的做法:美国 SaaS 初创企业的融资约占到美国总初创企业融资的 70.1%。相比之下,中国仅占到 11.7%。两者甚至都称不上匹配,甚至都谈不上接近。

而当衡量指标变为是规模为 1 亿美金以上的超大轮融资交易时,这种反差,就更明显了。

今年截至 10 月中,美国共发生至少 15 个超大轮 SaaS 融资,而中国市场,三家不同的 SaaS 公司,仅有 4 个融资轮规模超过了 9 位数,他们是:

  • Beisin 的 1 亿美元 E 轮融资。
  • 汽车行业软件制造商”大搜车“的惊人的 5.78 亿美元 F 轮。
  • 为微信平台构建 CRM 客户管理系统的智能商业服务提供商“微盟”的 1.603 亿美元 D 轮和 3.21 亿美元 E 轮。

总的来说:中美两国在 SaaS 领域的投资情况非常不同。而这种差异,不仅体现在中美之间,也体现在美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地区之间。换句话说:美国和世界其它市场,在建立和支持 SaaS 业务方面,存在着结构性差异。

几个关键性问题包括如下:美国这个市场,到底有哪些其他市场所不具备的条件?以及美国市场的这些条件,是否可能在世界上的其它市场复制?

贸易战下ARM中国成立合资公司,预计2021年A股上市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软银已将旗下子公司 ARM 的中国业务以合资方式重组,合资公司名为 “ARM mini China”,其中中国投资者持有 51% 股份,ARM 则持有剩余的 49%。合资公司计划 2021 年在中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日媒称,合资公司的建立标志着北京方面的突破,有利于缓解中美贸易战中中国芯片产业的紧迫局面。

合资公司将接管 ARM 中国核心业务

ARM 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芯片技术提供商之一,其芯片设计图被广泛用于全球约 90% 移动设备,包括苹果、三星电子、华为、高通、联发科等公司,都需要从 ARM 处授权技术开发相关产品的芯片组。而开发商出售芯片时,还需要支付版税给 ARM。

据 ARM 披露的数据:2017 年,有约 200 亿个芯片使用了 ARM 的知识产权。

而 ARM 从没披露过中国市场的财务数字,但据一些分析师分析;中国大概占 ARM 收入的 25%。ARM  相关人员称:中国市场增速比其他任何市场都要快,预计五年内中国市场或成为 ARM 最大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新的 ARM 中国合资公司将接管 ARM 中国合作伙伴的所有许可和特许权使用业务。

而 ARM 执行副总裁 Rene Haas 称:这个合资公司,也将是 ARM 第一家有涉及技术转让的公司。

“中国希望确保技术来源,特别是涉及一些未来将进入政府,或安全用途的技术敏感型芯片,”中国芯片产业的一位高管称:ARM 合资公司结构完成后:“中国将不需要担心其他国家是否会像美国一样对 ARM 进行施压,包括像减少对中国企业的支持等类似的果。”

预计 2021 年国内市场上市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新合资公司中,占股 51% 的中国投资者包括有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实体。

而成立于 2017 年、由 ARM 与厚朴投资共同管理的厚安创新基金(HOPU-ARM Innovation Fund),将是该合资企业关键利益相关者。

这支基金投资者包括: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丝绸之路基金、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深圳国有集团、深业集团、厚朴投资管理。其中,厚朴投资管理由方风雷创立,这是中国最著名的银行家之一。

《日经亚洲评论》称:ARM mini China 预计 2021 年在 A 股上市,中国监管机构很可能会快速批准其 IPO 申请。

另一方面 ARM 也有焦灼之处:自美国禁售中兴后,三星、谷歌、高通等企业都宣布开展芯片研发设计,ARM 地位受到威胁。它需要通过与中国企业合作,将自己移动芯片构架拓展到更多新领域中——比如物联网设施。

软银 2016 年以 320 亿美元收购 ARM 后,孙正义曾表示:随着未来几年内物联网爆发,市场对 ARM 芯片的需求将同步增长,ARM 将藉此跻身全球最大科技公司行列。

YC孵化器要杀入中国了吗?

硅谷著名孵化器 YC 前几日宣布:将在 5 月 19 日清华大学,举办 YC “创业学校-北京”活动。这被美国媒体视为是:YC 在中国的第一次官方活动,也是 YC 孵化器首次正式进入中国。

YC 此行目的有两个:“我们将在北京举办创业学校,以与中国当地企业家见面,并开始就 YC 能如何帮助他们进行对话”;第二,找到中国创业公司加入 YC 在硅谷的核心组合计划。

换句话说:短期内 YC 孵化器对中国市场的规划是——带优秀的中国创业公司去硅谷,成为 YC 学员;开始在中国落地“创业学校”影响力,把 YC 品牌拓展至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自 2014 年 YC 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把孵化器交给比他小了整整 20 岁的萨姆·阿尔特曼,YC 发展进入下一阶段。简单讲:如果说 2014 年前的 YC 还略显书呆子气,那么由阿尔特曼领导的 YC 则更具野心和进攻性(详见硅发布报道《这小子正和马斯克一起拯救世界,顺便统治硅谷》),表现之一,就在对 YC 影响力的大幅规模化上。

实际上,早在阿尔特曼 2016 年的工作目标里就有——“把 YC 开到中国去”——这一条。

不过这一切没有实现,外人仅看到:

但以上这些接触,都称不上是“正式”,因为任何中国公司想真正进入 YC,都必须与美国创业公司一起,申请一年两期的创业学校。

这个申请有多难?作为“创业者的哈佛”,YC 每年会从几千封申请中,淘汰掉九成,然后筛选出 500 来家企业集中面试;最后,只有 40-50 创业公司能进入训练营。中国第一家申请成功的创业公司 Strikingly 曾分享过他们经验:

“YC 著名的 10 分钟面试,其实就是个小型路演,产品构建和创新性都要足够抓人,回答必须精简凝练——每个答案在 15 秒之内,同时创始人之间的团队合作必须无懈可击。”

而近年,YC 在努力推动美国地区之外的创业公司发展,足迹遍布印度、东南亚与非洲,但中国公司比例仍然偏低。

根据 YC 自己的数据:

从 YC 毕业的近 1400 家公司里,中国公司不到 10 家,包括 branch8(香港)、渡鸦科技(Project Flow)、TeamNote 及 Grub Market 等。

“中国人才济济,近年新晋独角兽涌现,却难进入 YC 视野,这对双方都是遗憾。”YC 合伙人 Eric Migicovsky 称,其甚至意识到:YC 进入中国市场的时机有点晚。

“在北京举办活动,及与遇到的中国创业者交流,将帮助我们了解规划未来战略需要的信息,”Migicovsky 称:”当然,我们希望能找到中国创业公司加入我们在硅谷的核心计划。”

据媒体披露:YC 现任总裁萨姆·阿尔特曼也将出现在 YC 清华大学活动现场。

中国政府反击美国封杀中兴, 邀请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巨额芯片基金

据路透社昨日消息:中国政府已向海外投资者释放——“欢迎投资中国最高级别国家半导体基金”的消息。

这一突然发布的消息,被视为是中国政府为减少芯片进口依赖,或更具野心的——希望成为半导体领域的世界级玩家,及针对美国封杀中兴事件的一个有力反击。

中国欲吸引外资来建立一个世界级的芯片产业

此前,为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中国政府已经建立一个亿万美金规模的国家级半导体基金,目标是募集 2000 亿人民币(317 亿美金),以支持从处理器设计到设备制造商的国内企业。

而突然,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门官员这周表示:“国家 IC 基金的第二阶段仍在筹资,我们欢迎海外企业参与换句话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现在可以吸收外资了。

“中国有一个庞大的电子信息市场,我们将继续以‘创新’和‘国际合作’方式前进,”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门官员称:“我们将推动关键技术的更快突破。

据路透社引用该官员之前的话,——“尽管目前这支基金投的主要还是本土项目,但接下来也会向中国本土的外国半导体公司开放投资机会。”

美国封杀中兴事件已经迫切提醒北京要减少对美国技术的依赖,不过颇具讽刺意义的是:中国这支“大基金”之前的计划,在还没有释放将吸收海外投资者消息前——超过 10 年时间、掏出 1500 亿美金,实现在芯片设计与制造的领先地位——其实已经让美国一些官员感到头痛,警告称其或会损害美国利益了。


中国政府将允许外资汽车厂商中国独资建厂而不需本土合作伙伴,特斯拉将成最大赢家

据《纽约时报》消息:中国政府表示今年将允许电动汽车外资厂商在不需要有中国合资伙伴的情况下,就可以在中国建厂。

这是政策上的一个巨大飞跃。因为在过去,包括像通用、丰田和大众等汽车制造商都必须先与中国本土伙伴成立合资公司才能建厂,且外资股份在合资公司中会受到限制。

据我们知道的消息:特斯拉在促进中国政府政策变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此前,特斯拉和中国一直就建厂事宜协商,但因为担心失去对技术的控制,伊隆.马斯克一直不愿以“合资公司”方式在中国建厂。

之后硅谷有传:中国政府可能考虑改变政策。而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大的汽车厂商,尤其是大众,在北京明确表示将用补贴和惩罚措施刺激市场更多地转向电动车后,也已准备在中国建立一个大型电动汽车的子公司。这些,都对中国政策变动产生了影响。

中国市场是特斯拉的第二大收入市场,仅次于美国,2017 年,特斯拉在中国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如果能独资进入中国,也就意味除了能更好掌控自己的技术外,特斯拉还将独自享有所有利润。

但换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特斯拉需要自己承担所有投资风险,包括潜在的劳工问题、政治问题等,而不是像过去汽车制造商那样,可以与中国合作伙伴分摊。

据《纽约时报》引用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信息:

中国将在未来几年内,分类型取消对外资汽车企业的限制。具体讲:今年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限制;2020 年取消对卡车和其他商用车的外资股比限制;2022 年取消对所有在中国制造的乘用车的外资股比限制。

另外除将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限制外,中国政府表示今年也将取消对包括像制造喷气客机、直升机和无人机的航空航天外资公司的股比限制。

星巴克可以无线充电了!很快推及中国

星巴克又有了新故事。这一个月来,我去星巴克总看到桌上一堆花花绿绿的圆形塑料片,不小心碰到,就哗啦啦倒一桌。起初我没特别留意,今天下午去 Hayward 一个星巴克买咖啡,答案揭晓:

一个外国朋友排在我前面正捣腾塑料片,我问这是什么?他拿出手机,将一个绿色塑料片套在手机充电端口,然后放桌子上,原来是一个无线充电产品

整个操作流程如下:如图一,找到适合你机型的一个圆塑料片,把它端口插到你手机充电端口;图二,为支持无线充电功能,星巴克可能已更换大部分桌子,因为每个桌子都多了很多看着像“黑胶唱片”的圆形区域。

如图三我的手机,你接着只要再把插上圆塑料片的手机放到桌子“黑胶片”区域即可,这时我的手机已开始充电。

它的作用显而易见:第一,当你在星巴克工作,大部分充电端口已经被其他人占据时;第二,也不能排除出门忘带数据线的时候。我上周二从 Fremont 开车一小时去旧金山,往返两小时,我就忘带了数据线。手机没电不要紧,要紧的是手机里的谷歌地图,如果没这个东西,我根本回不了家。

最后,我跑到周围一个修车铺,把车之前就有的一个小问题 Fix 了,顺便向修车师傅借了充电器充电。如果早知星巴克有无线充电,我应该在手机快没电前就找个星巴克坐一坐。

我特别查了下资料:这应该是星巴克和以色列无线充电公司 Duracell Powermat 合作的一个作品。今年 6 月中,星巴克宣布将与后者合作,在全美店铺引进非接触充电。

而我们看到的这一服务刚刚在上个月 18 号登陆旧金山湾区 200 家星巴克门店,星巴克还将在全美迅速铺开

看起来,Powermat 越来越希望构建一个地理网络,有了它的硬件产品 Ring(那些花花绿绿的圆塑料片),你很快也可以在“非星巴克”的其他地方找到类似服务;

而另一面,星巴克则越来越能留住我们时间,或者越来越成为我们 Travel 中的中转站。尤其值得注意:几个月前,星巴克已公布将加速店面在华扩张计划,而其首席数字官针上月 18 日对这一新无线服务的声明如下:

Starbucks today unveiled Powermat wireless charging in approximately 200 of its stores in the San Francisco Bay Area. This launch is the first step in Starbucks strategic plan to offer Powermat throughout its U.S. locations, and to explore rollouts in Europe and Asia within the year.

Well 很有可能,中国星巴克用户很快也将能享受这一无线充电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