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琳桦
道德声明|个人简介|       直达作者

杨琳桦(Lynn Yang)是硅发布的创始人。她曾是南方报业集团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的高级记者,已有超过七年的科技商业报道经历,包括五年本土科技报道,以及两年的硅谷高科技商业报道。 2005年7月,杨琳桦开始专注报道中国科技公司和投资趋势,她是2006年“汉芯”造假案的主要新闻报道揭露者,也是2008年《财经》杂志奖学金获得者。 2008年10月,她飞赴硅谷,将美国科技前沿的新闻带给中国,曾专访包括《连线》(Wired)创始执行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等在内的硅谷科技思想重要奠基者和创业人物,并采访了包括谷歌、微软、Facebook、Nvidia等重要科技公司。 杨琳桦也曾是《第一财经周刊》“Vally Talk”的专栏作者,并曾为《纽约时报中文网站》撰写专栏“IT客”。2014年6月底,杨琳桦重返硅谷全职运作硅发布。

这是我的道德标准和所有覆盖报道事宜的声明。它可能多于你们想知道的,但在这样一个对媒体普遍怀疑的岁月,我有责任将其呈现。首先,我夹在中西方文化以及中西方传媒环境的差异中。我能理解处于转型期中国的苦难,理解媒体在这一特殊时期的重要作用,以及在多个层面的博弈。有时候媒体表现出了弱势,同时在另一些层面的问题上,公司同样表现出它们不该有的弱势。我倡导一个畅所欲言的环境,多重强势最终形成制衡的可能,以及用高标准要求自身的发展可能。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零和之争。在金融领域,我没有持有任何公司的股票。在我硅谷回到中国后,曾经为一个科技公司“土豆网”撰写创业史,我对创业这件事感兴趣,渴望听精彩的故事,我为这份邀请深感荣幸。但由于对方的安全感问题,我无法直接与出版社签约,他们支付报酬,我也因此要求在合同中签署“对赌协议”,即涉及除非最后交予的稿件在修改意见上能得到事实、逻辑和艺术性上的说服,而非命令,否则我有权拒绝修改;同时对方有权在我原稿基础上进行任意修改和出版,但不可以署我的名字;同时如果第二条发生,我有权利在两年后独立出版自己的作品。十分遗憾,关于土豆网的书籍最后必须等到2014年才能出版,但我仍为土豆网与我签署该合同的勇气和对书籍内容独立性的尊重感到惊叹。

凯茜.科尔尼?一个爱尔兰女子是如何在一年中帮助苹果创造220亿美金的

苹果实在太聪明了,以至于给自己惹来大麻烦。最近苹果被指责“逃税”,甚至苹果CEO蒂姆.库克也被请到了美国国会。不过,库克在听证会上严词否认,说苹果实际上是美国最大纳税大户,而且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他们只是在合理避税而已。

 

你知道吗?四年里,苹果把近300亿美金利润倒入了一个爱尔兰的子公司,以达到避税目的。

 

多少年来,许多公司采用这样或那样的“避税港”方式,使税收尽量不要那么惊人,但苹果的神奇点在:它采用的手段高明到超越了大部分人的想象。

因为按照爱尔兰政策,谁实际控制公司谁需要缴税,跨境子公司不需向爱尔兰当地缴税。与此同时美国政策规定,只有公司地址在美国的企业才需要缴税。

 

也就是说:苹果转移的这部分利润,在爱尔兰和美国都没有交税。

 

而大部分企业实施的“避税港”终归要在一个地方落地,通常做法是:哪个地方税率低,就把利润放到哪边去。

 

 

事情需要从爱尔兰讲起。

这是西欧的一个国家,与英国隔海相望。英国网站Guardian.co.uk最近做了一篇人物报道,说爱尔兰本土有一个行踪神秘的女人。她叫凯茜.科尔尼。

她是库克办公室背后的大脑,她已经帮苹果省下数以亿计的美金。

在这篇报道中,科尼尔被曝光为是一个家庭生活温暖的会计师。她和丈夫及孩子共同生活了49年,住在爱尔兰一个大但是称不上特别大的农舍。

工作之余,科尔尼还去教堂。她也是最近刚刚被发现就被公众抓住紧紧不放的隐藏在苹果全球性成功背后的一个大脑。

科尔尼主要负责苹果iPad、iPhone和MacBooks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销售,Guardian.co.uk称其是:

 

“硅谷电脑巨头的顶级爱尔兰中尉,监督了由库克领导的苹果运营的爆炸性成功。”

 

事情让人惊叹:仅仅是2011年,苹果就有不少于220亿美金的利润来自科尔尼的公司。而这是苹果当年利润的三分之二。库克自己也曾对外宣称:苹果这种国际性的成功前所未有。

两年前,科尔尼被爱尔兰一个独立组织评价为是:当地20位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该组织说:苹果的成功很大程度要归功于科尔尼的“精明方向”,尽管她行踪隐匿,甚至拒绝提供任何自己的照片和履历。

但科尔尼本人,在上个月接受了美国参议院官员的一次私访。

美国参议院正在积极收集苹果爱尔兰运营业务的信息。他们怀疑:虽然爱尔兰以帮助世界各地尤其是美国企业转移经营利润著称,但苹果业务具有侵略性。

他们在研读各种文件时看到了一系列熟悉的名字,包括总部位于加州的苹果高级管理人员、CEO库克,而科尔尼的名字,出现了一遍又一遍。

再往下探索,他们发现了一个叫苹果运营国际(Apple Operations International,简称“AOI”)的公司,这个公司位于爱尔兰科克地区,由苹果公司拥有。

而科尔尼是AOI的唯一董事。

据Guardian.co.uk报道:科尔尼的职责包括参加董事会。不过,美国参议院官员发现:过去7年,她只参加了33次董事会中的七次。

一次她亲自前往,六次电话参与,其中一次是参与加利福尼亚基于其他董事的会议。

 

与此同时,四年内苹果共有约300亿美金的利润流向AOI。

 

由于这个公司根本就没有实体存在,也没有雇员,美国参议院调查小组委员曾在调查时开玩笑,说AOI和苹果的其它类似公司可以冠名为:“iCompanies”。

他们给这个单词加了所指——虚拟、无形。

科尔尼还被发现:她在1997年时任职AOI的财务总监。现在,她的职位则是另一个科克公司——苹果经销国际(Apple Distribution International,简称“ADI”)欧洲运营业务的副总裁。

而她更为瞩目的身份,是她作为AOI和苹果其它附属公司的董事。调查人员说,让他们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

 

科尔尼至少包括AOI在内的三个公司,在全球各地好像都不需要承担税务。

 

这些公司的董事会可以告诉爱尔兰税务局:科尔尼,这个他们唯一的爱尔兰居民董事,无法被判断为管理或控制这些公司,因为大部分市场方面的重要决定都来自苹果加州总部。

作为一个结果,AOI和其它公司都不被需要在爱尔兰缴税。

与此同时,因为这些公司都在爱尔兰注册,按照美国法律,它们也不需要上缴税收。

 

美国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辩论由此开始。

 

“我很肯定苹果行为完全合法。”昨晚,硅谷一位德国创业者说。

他指出:他最近为自己的公司咨询了三个不同专家,准备把公司重组为一家开曼群岛公司,所以对税务规则相当了解。“如果一个公司有国际业务,这样避税是做生意的绝佳方式。”他说。

不过,他也认为:“这么搞,公司缴税和个人缴税相比,就很不公平。”

今天早上,硅谷圣他克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商学院运营管理和信息系统系主任、苹果供应链研究专家Andy A Tsay则和我说:

 

“如果苹果这种做法存在问题,就是有点儿不诚实,它对两个政府说得不一样。”

 

另外他指出:在供应链环节,公司可以把中间机构放在第三个国家,把利润拆成两个部分:

一是中间机构,一是零售商(或者其它),中介在渠道销售上会产生很大利润,这个利润就是爱尔兰产生的利润,但中间机构应该是有一定要求的,而不是一个类似“壳公司”的东西。

“首先,这个中间机构应该独立,而裁判其是否独立的标准是会否有风险,就像拥有库存这种风险。”他说:“其次,这个中间机构应该可以独立设置交易价格,按照‘公平原则’,如果是独立供应商,苹果不能说给我很低的价格。”

 

但Andy相当欣赏苹果一跃而起的行为。

 

因为美国公司CEO或总裁因为一些事情被召到国会其实很常见,而他们通常的做法是:

 

否认不当行为;否认个人责任,比如说公司太大,有些事情是其下属干的,他不知情;然后采取《第五修正案》,这个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强迫个人去说一些伤害自己的话,即有权不连累自己。

 

但苹果却出人意料,不仅一跃而起,还向华盛顿提交了三大建议,发誓要全面推进美国税务制度的改革。“我们将这次曝光视为是一次机会而不是伤痛,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们理解真正的问题到底在哪里。”库克说。

美国一些怀疑论者认为:苹果是在做秀和公关。他们说:现实层面,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做出改变。

Andy对此持开放态度:

 

“如果一个像苹果这样高姿态的公司愿意提出方案,我们应该认真观察和对待。”他说。

 

他认为苹果直面问题、并提出新方法的做法值得称赞,他期待接下来的猛烈辩论,以借此深入这些问题:“苹果的这三个建议都不是新思路,也不是解决问题唯一的几个可能性。也许还有更好的方式。”

在库克提交三大建议前,倾盆大雨般指责了美国税法的问题:如漏洞很多、资料冗长繁杂,让人厌烦。他还指出:美国企业税达到35%,高得不像话。

还有说法认为,苹果在爱尔兰避税以最大限度少交税,少投资教育,导致美国缺乏工程师。但苹果不认为自已对此负有责任,而是抱怨美国少工程师,要求美国开放更多绿卡给外国人。

由此,库克对国会提出的建议包括:

首先,降低所有大公司的税率;其次,当大公司在其它地方可以更好避税却决定把更多利润带回美国时,实行“税收假期”(Tax Holiday)。

 

不过,“税收假期”历史上也曾被验证为无效。

 

比如2004年,在涉及3000亿美金的离岸业务时,美国国会曾允许企业使用5.25%的一次性税率,而不是惯常35%的企业税。

根据历史记载:这些兴致勃勃做出承诺的公司也包括硅谷的公司。这些公司说,他们会用现金做再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

但事实上的情况是:

 

约有90%的钱没有兑现,而是被作为奖金流向了公司股东和公司高官。

 

此外,库克还向华盛顿研究所建议一个最高的企业营业税应在25%(”mid-20s”)左右。

“这对硅谷企业很有吸引力,”有美国媒体认为,但指出它被国会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是伴随一些消除漏洞和税收减免。据说奥巴马正往这个方向努力,把企业税降低到28%,并关闭数十个漏洞。

库克随后的表白,也很“爱国”(Repatriation)。

他说:随着苹果方案的推出,苹果在税收方面不会减少支出,实际上可能反而会多付出一些。“但我们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这能将资产从其他市场撤回,在美国重新投资,而无需纳税一些资金。”他说。

苹果此事到底会如何了结?也许还要看美国政府领导者是否能够获得政治支持。

Andy则提醒说:“按照通常所发生的,总是还会有大量强制性的力量让你继续维持原状,比如一些嗡嗡嗡的声音:‘我们已经依法支付了所有税款’等等。”

 

 

硅发布每日的官方微信内容和网站并不相同,你可以通过微信搜索公共账号“Guifabucom”,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我们期待与你的互动!

评论 (6)
  • 李意欣(微信用户) 评论时间: 23:46 2013-05-31

    呵呵呵。

  • 李意欣(微信用户) 评论时间: 23:53 2013-05-31

    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是……好玩呗,对苹果没什么

  • 用户要求匿名(微信用户) 评论时间: 00:11 2013-06-01

    哎那些门户懂什么新闻啊,所以我告诉你:自媒体什么Wemedia,他们能做出什么东西啊,他们连传统都做不好,还想做瞬间的吗?就是连video都拍不好的人,还能拍出精品的照片吗?

  • 慧琴(微信用户) 评论时间: 08:06 2013-06-01

    嗯。

  • 搜狐新闻客户端网友(来自河北省) 评论时间: 22:27 2013-06-04

    聪明的头脑啊

  • Teacher-小墨-IrinaXiang (微博转发评论) 评论时间: 23:15 2013-06-04

    什么叫“他们怀疑:虽然爱尔兰以。。。。著称,但苹果业务具有侵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