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间,Zoom变成了江南春的分众传媒

Zoom的一则新闻,把我看笑了。

简单讲:Zoom的官方博客刚刚更新了一则信息称:即日起,Zoom将推出一项广告试点计划,用户在视频会议结束后,会在浏览器的页面上看到广告,具体呈现方式如下图:

我一下子就笑得捂住了嘴巴,是因为: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市场上特有的商业模式——江南春的分众传媒,和他著名的“无聊时间看广告”理论,袁征不亏为是硅谷最成功的华人创业者之一。

不过仔细一想,Zoom这么做,其实让人笑不起来。

因为和大众认知所不同的是,今年以来,Zoom的股价实际上是大幅下跌的。甚至这种下跌的态势,直接导致了Zoom第一次重大收购的失败。

今年9月,Zoom和它此前宣布收购的云联络中心软件老大Five9,双双宣布自愿放弃交易,原因就是:

Zoom的股价下跌太多,而交易涉及股票互换,Five9的股东最终不能接受比原定溢价还要低的价格。


(一)

今年年初至今,Zoom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7.8%;而在过去一年里,则跌幅已经超过了37%。

公平地说,Zoom其实做过很多努力,来挽救股价的走势。比如今年1月的时候,它被爆出:

正在考虑进军更具竞争性的市场,包括如:进军企业级的电子邮件、日历、即时通讯等业务。

也就是说:Zoom试图把视频会议服务,作为是组织其产品的第一逻辑,然后基于此,扩展成为一个成熟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它将包括有:电子邮件、日历、即时通讯等等其它生产力工具。

这也意味着:Zoom将涉足微软和谷歌,这两个美国大公司所绝对主导的市场。在美国,微软和谷歌的电邮和日历工具,事实上已经是一种标准。

第二,更早之前的2020年4月,Zoom推出了一款手持设备Zoom Phone,这是一个云呼叫解决方案,专门为那些想要快速呼叫、但不需要视频的Zoom用户设计。

4个月之后,Zoom又推出了另一款硬件产品——Zoom for home。这也是Zoom视频会议体验的一部分,它出现的逻辑如下:

因为疫情和美国大规模的远程办公,导致有些人可能得几乎整天都开着Zoom,但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用电脑工作,不希望电脑的屏幕被Zoom长时间地霸占。于是,Zoom通过推出硬件的方式,推出了一个新的“屏幕”。

之后,Zoom还发布了一个视频直播网站OnZoom。这是一个第三方直播平台,也是一个交易市场,用户可以直接付费观看。

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让Zoom的股价再次飙升,也没有被市场验证为是:Zoom的“下一个大计划”。


(二)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要理解目前Zoom面临的最大问题,也许我们应该回过头来看一下Zoom在疫情期间做得最成功的事情之一。

那就是:Zoom成功抓住了美国文化大规模转变的这一特殊时刻。

因为在美国,工作和生活是分得很开的,比如说,用同一个工具,既处理工作上的事,又处理私人生活的事,这在美国,是很难想象的。

但是因为疫情,因为远程办公,这种工作和生活之间的“隔阂”,突然之间被打破了,人们使用各种工具/App之间的鸿沟,也随之消失。

而在这个特殊时刻,Zoom跳出了自己原本属于“办公场景”的框框架架,把自己的这一块屏幕,变成为了消费者们上瑜伽课,以及现场直播大型生日聚会的场所。

比如说:孩子的生日聚会。

爷爷和奶奶不能飞过来参加吗?没关系。在孩子吹蜡烛时,启动网络摄像头吧,让爷爷和奶奶在电视上看到。

等等诸如此类,作为这类限制性场景的补充。

不过,这些热闹,给Zoom带来成功和聚光灯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后果,那就是:

……

本文剩余内容需要大家到我的知识星球阅读,剩余内容包括以下内容:

1,这个后果是什么?

2,Zoom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老星球用户续费请用这个二维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