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贝佐斯透露决策心经: 两个简单框架帮你回答最难的问题

全世界似乎都在搞会员制,包括淘宝、京东、携程等。然而,这一切的发明者——亚马逊公司当初是怎么做出“Prime会员”决策的呢?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在纽约刚刚结束的全球STEM教育非营利组织FIRST的盛会上说:

虽然,亚马逊一直被称为是一家事无巨细都由数据驱动的公司,但他一直培训公司员工,要理解一些重要的决策是由“直觉”做出。比如亚马逊的Prime会员就是由直觉做出的决定,而当时,精通财务的所有人都不支持,每个用于计算的电子表格都表明这将是一场灾难。

下面是贝佐斯关于一家公司该如何做决策的主要观点(我们综合了他之前致亚马逊股东信函里提到的一些名词内涵),贝佐斯称:这个简单的框架,也适用于您遇到的任何最困难的决定.

  • 你必须意识到:做决定的方式不是一刀切。你需要问自己两个最简单的问题:第一,这个决定的后果是什么?第二,这个决定可逆吗?

对可逆的决定

  • 大部分决策,后果都不大且可逆。这些决定,可以由数据和初级团队快速做出,即便是错的,成本也低。
  • 当大公司用“大共识流程”做可逆的小决策时,决策过程可能变慢,但即便这个决策不是最好的决策,如果您行动快,也能帮你在竞争中不败,因为您能快速知道对错。而如果您行动很慢,由此产生的成本实际上要远远高于您快速行动后获得正确答案的成本。
  • 多数决定应该在您掌握了70%的信息时做出。如果您坚持要等到90%,那么多数情况下,您可能已经慢了。
  • 可以用这个框架给员工授权:一旦员工确定做某个决策的风险是低的,那么,员工可以自己做这个决策。

对于不可逆的决定

  • 这类决策需要更多关注。这些后果很大的决策,最好由资深领导层、单独的一个人,或者一个小团队做出。
  • 亚马逊高级管理人员经常分析具高后果且不可逆特质的决策。在这些情况下,用“非常慢、慎重的决策过程”是可以的。CEO也可以成为“首席减速官”。
  • 我通常称这类决策为“单向门”。你可以这样理解:假设你到达了门的那一边,但你不喜欢你看到的东西,可这个时候,你已经没法回到之前所在的地方了。(想想看:多可怕)
  • 在重大、不可逆的决策里,直觉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人们总认为亚马逊非常注重数据,但我告诉他们:如果你能用数据做决定,你就用数据,但很多最重要的决定,你其实根本无法简单地用数据做出。比如,最终决定做Prime会员,其实是出于直觉做出的决定。当时,没有一个精通财务的人支持。没有任何人。而每一个用于计算的电子表格都表明这将是灾难。在某些情况下,数据不会给您清晰答案,尤其当您尝试从未做过的事情时。基于我的经验,类似的一些决策基本上没办法通过“分析”做出,而必须用“直觉”。
  • 尽管重大的决策,经常需要直觉来拍板,但是你的直觉也必须是基于你的“原则”来形成。比如说,亚马逊的原则就包括如”将客户放在第一位“以及”代表客户发明创造“等。
  • 你可以尽可能多地收集数据,并让自己沉浸在这些数据中。但是,用你的“心”来做出这类决策。

PS:亚马逊Prime会员始于2005年,当时亚马逊提供两天免费送达货物的服务,会员则需要每年缴纳79美金(相当于现在的99美金)的费用。截至2018年4月的数据:亚马逊全球会员已经超过1亿。Prime会员收入排名亚马逊公司的第三大营收,仅次于电商和第三方卖家平台业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